Skip navigation

钟万剑压低声音,极为诡异地说道,“独孤伟毅死了!”

林萧面露尴尬和古怪之色,只不过车内光线昏暗,钟万剑根本没发现他的异常。

“不会吧?怎么可能?”林萧忽然大惊小怪地叫道,表情没有任何做作,完是一副痛心疾首且无比惊讶的样子。

“小点声!”钟万剑觉得林萧这样的表情才正常,赶紧说道,“我也是从南宫瑙灿嘴里听说的,这么大的事我竟然才知道。”

“怎么死的?”林萧假装非常郑重地问道,“我一点消息都没有啊。”

“现在内部都乱套了,据说独孤伟毅是死于一个戴着狮虎兽面具的杀手,后来让他给逃了。”钟万剑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伟毅到底得罪谁了啊。”

“狮虎面具?”林萧心中一阵冷笑,他撤走之前专门戴上狮虎兽面具,就是要把官方的视线转移到别的地方去。

现在官方的目标都在狮虎兽面具人身上,只要深挖下去,说不定就能帮林萧一个忙找到颠覆者,省了他很多麻烦。

钟万剑并不知晓关于颠覆者的事情,或许他知道,此刻也没有跟林萧分享情报的意思。

今天钟万剑特意过来告诉林萧这个消息,还显得如此急促,倒让林萧心里起了疑心。

万一这老小子是故意看自己反应的呢?

作为保密局的大司,钟万剑说白了就是过去的特务头子,他负责整个京都甚至是整个华夏的秘密任务。

春天到了 美女也来了

独孤伟毅被杀,这么重要的事情,他既然知道了就肯定会插手。

咔嚓!

“到底是哪个混蛋杀了独孤?”林萧一巴掌就把前排的坐椅给拍折了。

钟万剑脸皮一抖,心想这可是我特制的专车,一巴掌给我拍坏了,我他么修不要钱的啊。

林萧假装一脸沉重地说道,“现在要怎么做?”

“我暂时只能假装不知道,因为上头还没有给我命令,说明这件事应该不属于我管辖。”

“那为什么要告诉我?不会是想让我帮忙去查凶手吧?”林萧心里想,凶手就在眼前呢,我自己查自己?

“我只是心里很沉重,想找说说话,”钟万剑叹了一口气,“家父与独孤伟毅也是老交情,他们当年是战友,关系很不错,我真怕他受不了这个消息。”

“准备告诉他?”

“嗯!”钟万剑沉声道,“但我爸他身体不好,这个消息刺激又这么大,万一出点事……所以我想请跟我一起去,不是军医吗?一定能保他无事的。”

“说来说去,是想让我去见爸咯?”林萧笑了。

“正好呢,我爸也想见见,明天中午在家摆了一桌,请过去,怎么样?”

嗤!

林萧嗤之以鼻,“我就知道拐弯抹角的肯定还有其它事。爸让请我去的吧?大概是因为这次南宫宗哲算计钟家的事?”

钟万剑:“???”

“爸觉得需要找一个盟友,最好是南宫家族内部的重要人物。鉴于跟我的关系,他就想拉拢我。但是呢,又不敢直说,就借独孤伟毅的事来绕圈子,对不对?”

钟万剑:“……”

“怎么不说话?”

“我很讨厌!”钟万剑一本正经地说道。

林萧笑了:“为什么啊?”

“早就看出来了,还跟我这儿装,有意思吗?”钟万剑没好气地叫道。他平时把手下玩弄于股掌之间,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机关算尽天下人,然而在林萧面前就像一个小透明,毫无秘密可言。

“回去告诉爸,结盟呢是不可能的,们两家的事关我屁事?但是有一点,只要不触及我的利益,们随便怎么斗都行。”林萧并没有打算去见钟南。

钟万剑先是面色一喜,问道,“那的底线在哪?”

林萧笑嘻嘻地说道,“南宫家迟早是我媳妇的,我媳妇的就是我的,所以呢南宫家的财富和势力也是我的……”

钟万剑反应了半天,脑袋忽然转过弯来,又气又笑,“说了半天,南宫家所有东西都是的底线呗?”

“是啊!”林萧很正经地点头道。

“……”

“当然了,”林萧话锋一转,“不包括人!”

“这个有点过份了啊,只要对付人肯定会牵扯到他背后的势力和财富。假如杀了人就能解决问题,这世界上就不存在问题了。”钟万剑没好气地说道。

“反正我的意思呢慢慢消化,至于该怎么做,们钟家也不可能考虑我的意思。”林萧的言外之意是说们随便怎么办,但不保证他可能因为某种原因而插手。

钟万剑此次来

找林萧,让他去见钟南,并没有想真能把他拉拢过去,但至少得到个承诺总可以吧。

然而林萧的意思模棱两可,让钟万剑摸?不着头脑。

不过也不算没有任何收获,至少林萧摆明了态度,不会主动找钟家的麻烦。

对于目前的局势来讲,这已经算是非常好的结果了。

“行!”钟万剑知道林萧的性格,再说下去恐怕会适得其反,一拍大腿说道,“我会把的意思转告我爸,希望钟家跟永远是朋友。”

“那就好。”林萧拉开车门走了下去,忽然回头说道,“这破车赶紧换了吧,质量太差!”

钟万剑目光茫然地看着被拍碎的前排座椅,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这车是定制版,外看起来平淡无奇,其实质量杠杠的。

“行吧,我回去就换!”钟万剑无奈说道,“对了,别把这次见面的事告诉别人。”

“放心!”林萧朝后摆摆手的功夫,身形已经消失在阴影之中。

钟万剑抽出烟给自己点了根,吸完半根之后忽然打破车内的安静,对司机说道,“觉得如何?”

林萧似乎从未在意过的司机,忽然变幻出一副倨傲而严肃的表情,从后视镜里看了眼钟万剑,淡淡道,“应该跟他没有关系。”

“他跟独孤伟毅关系铁的很,怎么可能杀他?这样试探,让他知道恐怕会不高兴啊。”

“都是工作,他会理解的。”‘司机’轻松地抓住方向盘,“可以回去睡个好觉了,只要跟他没关系,我就放心了。”

林萧回头看了眼,嘴角勾起淡淡的笑,“试探我?两个哈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