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安苏王都圣苏尼尔城,白银堡。

军事大厅内,数名王都贵族和骑士领主坐在用沉重橡木包金边制成的宽阔长桌旁,安苏目前的两位摄政公爵和名义上的储君威尔士亲王则坐在长桌上首——一场高级别的军事会议正在召开。

魔晶石灯的光辉照亮了这间气氛略显沉闷的大厅,悬挂在大厅北墙上的金属盾牌反射着魔晶石灯的光芒,也模模糊糊地映照着两位摄政公爵以及储君的背影,在那模糊的倒影中,威尔士亲王鲜红色的外套醒目的仿佛一道血光。

这个人过中年才重新回到王储位置上的男人静静地看着贵族们在长桌旁发言、商谈、争论,眼神中偶然有所波动,但却几乎不发一言,他就像个与会无关者般坐在这里,听着那些理论上应该由自己权定夺的事务。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骑士双手撑在桌面上,他的身量较矮,但却强壮异常,尽管年岁不小,双眼中却仍然燃烧着仿佛年轻人般的凌冽光芒,他看了看自己身边其他骑士领主以及王都贵族,声音浑厚有力地说道:“夺回索林堡的战斗失败了,诸位,我们必须正视这个事实——东境叛军人数虽少,但居于劣势的反而是我们。”

“好消息是我们把叛军拖在了索林堡周围的丘陵地里,”一位贵族开口道,“我们背靠着圣灵平原,土地更广,人数更多,持久作战对我们有利。”

老骑士忍不住敲着桌子:“不要太过乐观,巴林伯爵,持久作战的前提是我们真的能够持久维持这个局面——罗伦家族长年和提丰人对峙,他们的士兵更加顽强,更加能耐得住压力,而我们的军队士气每天都在下降,如果再不能取得什么战果,哪怕粮食和兵员充足,最先坚持不住的也只能是我们……”

坐在长桌上首的维多利亚女公爵突然开口打断了老骑士的话:“克伦威尔卿,不要激动。”

威尔士?摩恩微微侧头看了身旁的摄政女公爵一眼,随后收回视线,看着桌子对面的克伦威尔?白山——他认识这位看上去上了年纪的骑士领主,“白山”这个特殊的姓氏在安苏并不常见,但却是个典型的矮人姓氏,这是因为克伦威尔?白山的先祖确实是一位矮人:在七百年前的开拓之旅中,和人类并肩作战的异族并不只有精灵,一些矮人也在大开拓的过程中成为了人类王国的建设者,他们中有一部分最终选择融入人类社会,甚至成为安苏贵族中的一员,克伦威尔?白山的家族便是由此而来。

或许是受到了先祖血统的影响,这位骑士领主的脾气性格在诸多讲究优雅礼仪的贵族中显得过于耿直,但威尔士?摩恩知道,克伦威尔所讲的正是事实,只不过……既然维多利亚女公爵已经开口了,他便不必再开口讲话。

“抱歉,女大公,但我们必须承认事实了,”克伦威尔?白山虽然道着歉,但说话仍然气势十足,“东境的叛乱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好对付,我们没有在火月结束之前把他们从圣灵平原赶出去,他们已经在索林堡扎根了——丰收之月已经到来,叛军会用我们种了半年的粮食来喂饱他们自己。维尔德女大公,法兰克林公爵,还有亲王殿下,我愿带着骑士团出征,去帮助索林伯爵夺回堡垒,我们不能让叛军在圣灵平原度过收获节……”

“我从来不认为东境叛军好对付,”维多利亚?维尔德淡淡地说道,“但王都的骑士团不能动,克罗威尔伯爵,我们的后方并不安。”

明媚阳光印在少女的洁白脸庞

老骑士瞪着眼睛,旁边的另外几位骑士领主和武派贵族则相互交换着眼神,低声交谈起来。

坐在威尔士?摩恩右手边的柏德文?法兰克林公爵此刻站了起来:“我来说吧,这个消息也是刚刚传到圣苏尼尔的——磐石要塞陷落了。”

整个军事大厅瞬间安静下来。

西境公爵说的话很清楚,简短的一句话中也没有任何歧义,然而或许是这句话里的信息量太过惊人,也或许是这个消息太过超出所有人的预料,听到这句话的每一位贵族竟都没有反应过来,最后还是坐在克伦威尔身旁的巴林伯爵第一个开口打破了沉默:“公爵阁下,您是说圣灵平原南部的那个……磐石要塞?”

“安苏还有第二座磐石要塞么?”柏德文?法兰克林看了身材略胖的巴林伯爵一眼说道。

一位王都贵族在惊愕中忍不住喃喃自语起来:“那里离东境那么远,中间还隔着圣灵平原的南部的群山,叛军怎么可能把那里……”

或许是东境的叛乱已经占据了这位贵族的思绪,也或许是“南境诸多乡下领主都不值一提”的念头还盘踞在他的头脑里,这位先生竟还以为是东境叛军通过某种途径入侵南境并奇袭了磐石要塞,压根没联想到南方那片广袤偏远的土地上还有另外一头沉睡的巨兽。

但其他人却已经反应过来,克伦威尔在短暂的错愕之后第一个从两位摄政大公那阴沉严肃的表情中读出了一丝信息,他难以置信地问道:“是……塞西尔?”

“没错,不是东境叛军,是塞西尔家族,”柏德文?法兰克林平静地说道,“开国大公高文?塞西尔在十五天前——也就是火月58日摧毁了磐石要塞的防御,占领了那座要塞,并扣押了要塞中所有军民。”

克伦威尔?白山的胡须抖动着,他似乎想要开口讲话,但维多利亚?维尔德女大公紧跟着法兰克林公爵开口了:“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但目前所有情报都已中断。塞西尔军队是在极短的时间内攻破要塞的,据说只用了几天,随后他们便封锁了整个堡垒,要塞守军根本来不及传出任何有用的情报。

“只有两个冒死突围的狮鹫信使把要塞陷落当日的情况送到了王都,现在可以掌握的情报是,高文?塞西尔公爵用某种未知的方式制造出了大量威力惊人的超凡武装,并在短时间内建立了一支战斗力异常强悍的军队……

“镇守要塞的骑士领主马里兰?奥纳尔目前生死不明,在要塞陷落前,马里兰爵士率领最后一只骑士团出城迎战,但随即要塞的屏障便被塞西尔人的魔法摧毁了。

“庞贝伯爵也传来了魔法传讯,确认了要塞陷落的消息。”

等到维多利亚女公爵把这些已知情报都说完之后,克伦威尔?白山才终于找到开口的机会,这位有着一部分矮人血统的骑士领主眉头紧锁:“塞西尔……塞西尔家族难道也和东境一样……”

“目前塞西尔军队还没有继续北上的举动,他们在占领磐石要塞之后便关闭了要塞的北大门,似乎打算固守,”法兰克林?柏德文公爵说道,“根据庞贝伯爵传来的消息,他们甚至没有理会要塞北部城墙外面那些唾手可得的粮仓和庄园,也没有劫掠任何一座不设防的边境村庄。”

占领了堡垒却没有劫掠堡垒周围的村落、庄园,这显然是个很不正常的情况,现场的贵族们又忍不住低声交谈起来,克伦威尔?白山见状忍不住咳嗽一声:“咳咳,他们现在没有北上,不意味着他们永远不会北上。”

“我们担心的正是如此,”柏德文?法兰克林说道,“塞西尔家族……他们现在的家主可是高文?塞西尔。”

现场的贵族们再一次安静下来,他们交换着眼神,同时脑海中终于回忆起了早在磐石要塞陷落之前,镇守要塞的马里兰爵士便连续发来的那几次紧急信函——

南境四十余个家族联合起兵征讨塞西尔,随后被迅速扫平……

这个惊人的消息也曾在他们之间掀起波澜,并引起了另外一场军事会议,但当时没有人想到塞西尔家族的行动会如此迅速,更没人想到磐石要塞会沦陷的这么简单。

他们还以为等到南方的事态发展到必须正视之前怎么说也要一年以上。

始终没有开口的威尔士?摩恩轻声叹了口气。

他想起了不久前维罗妮卡给自己的警告,他还记得,当时维罗妮卡告诫自己,高文?塞西尔正在释放一头猛兽,然而现在看来……王都贵族们或许已经失去了将这头猛兽关回笼子里最后的机会。

“我们曾认为南境发生的只是一场领主内战,而且主动挑起战争的还是塞西尔家族之外的那些领主们,但现在看来,南境发生的一切都在我们那位开国英雄的掌控之中——他谋划已久了,”柏德文?法兰克林公爵说道,“现在磐石要塞的陷落已经成为事实,不管塞西尔军队是怎么做到在这么短时间内便攻陷一座要塞的,他们都已经占领了那里,并且做好了防御准备。克伦威尔伯爵,你认为我们有能力把要塞夺回来么?”

克伦威尔?白山几乎没有思考便摇头说道:“不可能——除非我们把圣灵平原东边的军队撤回至少一半,而且即便撤回一半军队,也不一定能把磐石要塞打下来。马里兰?奥纳尔爵士我认识,是个很有实力的骑士领主,他手下的军队并不比王都的骑士团差,连他都不是高文?塞西尔公爵的对手,塞西尔人的实力可以想象。”

说完,这位老骑士领主摇了摇头:“我现在最好奇的是那位开国英雄到底是怎么打造起这样一支军队的……不到两年,还不到两年!他竟然可以把磐石要塞打下来?”

“每一个古老家族都隐藏着秘密,更何况这个古老家族还有了个死而复生的先祖,”柏德文?法兰克林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或许早在七百年前,高文?塞西尔公爵就在南境的群山里埋下了一支刚铎时代的不死军团呢?”

克伦威尔?白山摇着头,粗声粗气:“这个可一点都不好笑……”

“女士先生们,现在想想对策吧,”柏德文?法兰克林收敛笑意,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这恐怕是不亚于东境叛乱的危险局面——先祖在上,这次先祖是真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