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郭慧萱一行人脸上的笑容还来得及散去,脸上的表情就好像被冰冻住了一样。

在她们的眼中,眼前一位高大的黑影矗立在他们的眼前,他的头快要接近屋顶,跟眼前的巨大黑影比起来。

她们连对方的膝盖都不到,显的格外的渺小。

不止是她有这样的感觉,陈备云父子两人更是目瞪口呆,心里猛地升起一股恐惧感,他们想要想康大师靠近,却发现在这黑影冰冷的目光注视下,连动一动脚趾的力气都没有。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康大师大吃一惊,脸上露出一抹骇然之色。

眼前的黑影实在太过于庞大,最让他感到压抑的是在这黑影之下,他感觉自己身体中的法力运转生涩不通,就连血液都好像被冻结了。这种感觉让这位香江的大师心里一沉,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

那黑影嘴里发出几句叽叽咕咕的话,让大厅里的人表情僵硬,无法听懂。

这个黑影突然动了,一柄黑色的长刀骤然出现,这刀通体漆黑,上面黑雾缭绕,像是死神的镰刀。他的眼睛像是一块闪闪发亮的冰块,阴森恐怖,正死死的盯着康大师。

“嗖!”

众人只觉的眼前一片黑光闪过。

康大师毕竟是修炼者,而且修为不弱,他迅速的反应过来,直接扑在地上连续翻滚,就在他滚开的瞬间,那黑光在康大师原来的地方落下,顿时,那青石板铺成的地板像被人用利器从中间切开一样,露出半米深,三米长的深坑。

爱笑的氧气女孩天真无邪室内生活照

一击落空,那黑影发怒,伸出一直漆黑的大手,向着前方一爪,一位晕倒在地上的销售员的被他抓起,随后猛地一捏,砰的一声,那被他抓起的那个销售员当场被捏爆。

“啊!”

别墅传出一阵阵尖叫声,血腥的味道让人作呕。

“郭小姐,快到我这里来!”康大师大吼,手中的罗盘对准空中的黑影飞去。

“砰!”

那罗盘砰的一声,当即被黑影砸碎。

“这是岛国的恶灵,这里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基地,而是岛国培养恶灵的地方。”康大师颤抖着声道。

听到这句话,别墅里的人吓的浑身瑟瑟发抖。

“还算有点眼力,认出这恶灵的来历。”满屋子里,王欢的脸色最为平静。

胡芊芊也被吓的面色发白,哪怕有王欢在身边,她的大脑也丝毫不受控制,浑身冰凉。

“康、康大师,现在怎么办?……要不,要不撤吧。”

王欢捏了捏她的手,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郭慧萱见到康大师已经吐血,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她的内心早乱成一团麻线。

康大师脸上露出一抹悲戚之色。

“撤,怎么可能,这头恶灵已经在这里修炼了几十年,今日被我们弄醒,恐怕不血流成河,是不会罢休的。”

此话一出,别墅里众人脸色大变。

“郭小姐,先走吧,我也许能够撑得住一时半刻,时间长了,恐怕所有人都要交代到这里。”康大师惨笑一声。

郭慧萱心里一阵绝望,连康大师都说出这样绝望的话,她们已是凶多吉少。

况且,如果康大师死在这里,她回到郭家,如何跟家里人交代,康大师可是他们家族的供奉,若是康大师身死的消息传开,郭家的地位必定为一落千丈。

“吼!”

就在这时,那恶灵发出咆哮声,黑雾直接将康大师卷起。

“恶灵一出,生灵涂炭,这孽障!”

康大师直接咬碎舌尖,喷出一口精血,鲜血在空中化作一道血剑,向着那恶灵的眼前杀去,顿时,那恶灵黑色的面孔变的通红,好像火焰燃烧一样。

恶灵发出凄厉而又愤怒的吼叫声音,那火焰熊熊燃烧,这让别墅里绝望的众人精神一震。

“康大师好样的,烧死这个恶灵!”

见到这恶灵被康大师大发神威,这给众人带来生还的希望,不愧是康大师,先前只是没有使出杀手锏罢了,现在一出手,就将这恶灵烧的鬼哭狼嚎。

“康大师,再来一次,除掉这恶灵!”

陈备云等人眼睛发亮。

只有康大师心中有苦难言,刚才那一记血剑,已经是他保命的手段,虽然伤到了恶灵,但是他也没有能力施展出第二次。况且,他很清楚,这恶灵虽说受了伤,但并不严重。

“拼了!”

康大师一咬牙,再次出手,手里凝了一个法决,打出一道橙色的光芒。

只不过那恶灵剧烈摇晃,身上的黑气如狼烟一样升起,直接将那股火焰熄灭,随后张开大

嘴,吐出一道漆黑的雾气。

这道雾气一出,康大师的脸色骤然色变,剧烈挣扎,从对方恶灵的黑气中挣脱落地,在地面上一个驴打滚,想要避开这道黑色的雾气。

“噗!”

那黑色雾气还是打在他的胸口,康大师张口喷出好大一口鲜血,整个胸前都被染成鲜红色,奄奄一息。

康大师的脸上一片死灰,发出不甘心的惨笑:“想我康不凡纵横一生,没想到却要栽倒这头恶灵手中!”

“胜文,走啊,快走啊!”陈备云见势不妙,一把将还在发愣的陈盛文推向门外。

陈盛文猛地反应过来,这时还不忘英雄救美,拉着郭慧萱道:“郭小姐,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他心想若是对郭小姐有救命之恩,说不定自己能够获的郭小姐的青睐也不一定。

然而郭慧萱却一脸茫然,看着地面上奄奄一息的康大师,好像已中了定身术一样,动弹不的。

那恶灵恶狠狠的看了地上的康大师一眼,突然转身,死死的盯向郭慧萱这边。

“啊!”

陈盛文吓的急忙松开郭慧萱的手,狼狈的转身要逃,刚才那点小心思被这恶灵看了一眼,早就抛到九霄云外。

郭慧萱已经被吓的花容失色,她最大的倚仗就是康大师,现在就连他都已经重伤不行,而那位对自己一直献殷勤的陈盛文更早就跑的没影。

现在,她除了等死以外,还有什么选择吗?

“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就在她闭目等死的时候,她的余光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子从她的身边走了过来。

“王欢?”

郭慧萱明显一愣,这小子在这时候站出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