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顾夜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一群豚鹿正慢悠悠地在林间散步。不远处,几只竹鸡低头啄食着地上的草籽和小野果。右边的一株大树上,一条手腕粗的黑眉锦蛇,正吐着信子在树干间滑行……

   顾夜嘴角抽了抽,移开视线:“蛇羹就算了,烤鹿肉和竹鸡汤都不错,有些纠结……”

   “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成年人自然是都要了!”凌绝尘摘下两片树叶,手轻轻一挥,竹鸡和一只刚成年的豚鹿应声倒下,吓得其他豚鹿和竹鸡四散而逃。

   顾夜让老公带她下去,把两只猎物收进空间。这片山林连着瘴气林,进来打猎的人少之又少,猎物肥美,种类繁多,数量丰厚。有不少是顾夜从来都没见过的。换做前世,这些可都是一级保护动物啊!

   “那是什么?大山猫吗?”顾夜指着某棵树上一对闪闪发光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中,眯起眼睛辨认,应该是只漂亮的猫科动物。

   凌绝尘看了一眼,道:“云豹,是豹亚科动物中体型最小的。你想吃豹子肉?”

   顾夜摇摇头,道:“《别录》中记载:豹肉,味酸,平,无毒,可入药。具有主安五脏,补绝伤,益气作用。有酸味的话,恐怕味道上不会很好。我是想着咱家小墨一个人……不是一只豹太孤单,给它找个伴儿也不错!”

   空间中懒洋洋地趴着的弑天,突然打了个喷嚏,心中有一股不祥的预感升起——莫不是女主人又要折腾它?

   凌绝尘笑道:“弑天不是普通的豹子,它一向自视甚高。你要是扔只豹子过去,它肯定以为这是你给它送的食物,马上就能咬死吃掉,你信不信?”

   “好吧!那就放过这只可怜的云豹吧!”顾夜有些惋惜地移开视线。多漂亮的云豹啊,身上的花纹也很特别——适合做豹皮大衣……

   那只被惦记皮毛的云豹,仿佛预知到危险降临,嗖地从那棵树上跳下,几个跳窜消失在黑暗的密林之中。

   凌绝尘又打了几只榛鸡、雉鸡,在天完暗下来之前,终于回到了鲁娜的小部落。

   清纯俏丽女神韩雨嘉yoga白嫩美腿性感生活照

   他们一去一整天,把琳琅公主给担心坏了。小神医虽然医术高明,可毕竟没接触过瘴毒。宁王又是炎国的股肱之臣,这对夫妇如果在森国出了什么意外,刚刚谈妥的议和就会成为泡影。

   而太子弟弟的后期治疗和调养,也会因此中断——这对太子弟弟的身体恢复,肯定会有影响的。

   眼看着天要黑了,鲁娜和族长也跟着着急起来。久居山林的他们知道,夜色中的老林子更为可怕!

   琳琅公主看了一眼已经隐到山后的夕阳,对两名侍卫道:“走,我们去林子里迎一迎他们。如果一个时辰后,还没找到他们,就让父皇派兵过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派兵做什么?什么‘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才给你弟弟治好病,你就过河拆桥了?”顾夜的声音,从暮色中传来。夫妇俩的身影,出现在村口的方向。

   琳琅公主松了口气。她在宁王府养了一个多月的伤,知道顾夜的脾气,便笑着迎上去道:“哪能呐!太子弟弟的身子还需要调养,怎么能缺了小神医您啊!我这不是担心你出什么意外嘛!不过,我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

   说完,瞟了一眼凌绝尘手中的猎物。这夫妇俩到底是打猎呢还是探查瘴气去了?

   凌绝尘把猎物扔给了鲁娜的阿娘——她做饭的手艺还行,至少他那个挑嘴的媳妇能吃得下去。

   顾夜责径直进了肯昆父子的病房,检查了两人的状态,还算稳定。鲁娜在一旁感激地道:“阿爸他们服用了小神医给的药丸,病情没有再恶化……小神医,您采到有用的草药了吗?”

   “嗯!今晚解药就能做出来!”顾夜给了鲁娜两颗药丸,让她喂俩病号服下。肯昆父子俩,应该只到了瘴气的外围,吸进去的毒气不多,要不然也不能撑到鲁娜把她找来。

   自家父兄有救了,鲁娜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她抱着阿娘狠狠地哭了一顿,把这几天的担忧和害怕,都发泄了出来。

   鲁娜的两个小侄子,一个四岁,一个两岁才刚刚会走路。肯昆父子不但会采药,打猎的本事也不错,不时往家中带一些猎物回来。大的猎物,就扛到山下卖了换钱,小的猎物就留着一家人打牙祭。

   小孩子不懂死亡的含义,只知道最近家里奶奶、姑姑还有阿娘总是流眼泪,爷爷和阿爹躺在床上一直睡着。小孩子又是敏感的,晚上阿娘、奶奶情绪的变化,他们也感受到了。

   因此,在俩小家伙一看到野鸡野兔之类的,一反前两日的小心翼翼,围着猎物团团转。

   大孩子指着豚鹿说:“阿娘,卖钱给爷爷和阿爹看病!”

   鲁娜的嫂子,朝着凌绝尘的方向看了一眼,小声地道:“这些猎物是贵人们打回来的。怎么处置,他们说的算。”

   小的那个,已经开始朝着猎物下手了。他拎着一只一斤左右的雉鸡,艰难地拖着,摇摇摆摆地走向他阿娘,用不太清晰的小奶音道:“阿娘,肉,吃肉肉!”

   爷爷和阿爹在床上躺了好几天,小家伙已经好些日子没吃肉肉煮的粥了,肚里的馋虫早开始闹腾了!

   顾夜在小家伙摔倒的瞬间,拎住了他的衣领。她看向面露不好意思的鲁娜阿娘,对她道:“一只炖汤,两只红烧。有辣椒吗?一份多放辣,一份不放!”

   她又对族长道:“这天气肉不好保存,一会儿这鹿收拾出来,族长带几斤回去……”

   族长连连摇着手,道:“贵人不辞辛苦来给族人们治病,我们拿不出珍贵的报酬,已经很是愧疚了,怎么能再拿贵人的东西呢?”

   “我们人不多,吃不完,放坏了多可惜?”顾夜看着自家老公熟练地分解着鹿肉,取了一大块,用叶子包起来,硬塞给族长。他能不顾自家婆娘的阻拦,冒险带他们去瘴气林,人还算仗义。顾夜比较欣赏这种雪中送炭的行为。

   族长还是不好意思收:“贵人若是怕放坏了,我可以让家里的帮忙做成鹿肉脯。我们村子里的人,做各种肉脯的手艺,还是能拿得出手的。”

   顾夜这个小吃货一听,把一大半鹿肉都拎过来,不客气地道:“既然如此,就麻烦族长和您的家人了。这些鹿肉做成肉脯,给您的那一块,就当是谢礼了!”

   “不……不用!”族长没想到贵人竟如此客气。鲁娜运气真不错,这是遇上心地善良的好人了!

   “拿着吧!你不收下,我以后还怎么好意思再麻烦你?”顾夜尝过鲁娜家招待贵客的肉脯,味道真不错,咸甜适中,香味纯正,浓郁醇厚,鲜美异常。味道比盛京最有名零食铺子里的肉脯,还要好一些。

   族长推辞不过,让儿子过来把鹿肉扛了回去。他儿子媳妇都是做肉脯的好手,其他的事先暂且放下,一定要在贵人们离开前,把鹿肉脯给做出来。

   晚上的饭菜很丰盛,不但炖了鸡汤,炒了鸡块,鲁娜的阿娘还拿出家中以前采集的山珍——松茸和牛肝菌来招待客人。她的手艺不错,顾夜吃的很满足。

   新鲜的鹿肉,切成薄薄的片,在铁板上烤,撒上顾夜秘制的调料,味道绝对没得说。就连俩小家伙,都吃了好几块呢!

   琳琅公主不禁感叹:小神医无论在什么环境中,都不会亏待自己的舌头。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个惟妻命是从的好男人!

   看了一眼低头给妻子烤肉的宁王,琳琅公主不免想到了自己的亲事。父皇有意撮合她跟国师的事,她是知道的。国师的外在条件没得说,哪个女孩子不喜欢漂亮的外貌?更何况,他才能出众,能力绝佳?

   本来,琳琅公主对这桩亲事还是有所期待的。可是,看到宁王和小神医的相处模式,她又有些犹豫了。宁王以前多冷酷、多不解风情的一个人啊,可在小神医面前却化作绕指柔,恨不得时时黏在媳妇身边。就像现在,宁王看小神医的眼神,几乎能滴出水来……

   再想想国师大人面对她时候的态度……本以为国师大人生性淡漠,不善表达自己的情绪,其实不然,她不能再欺骗自己了——国师大人眼里根本没有她!这桩婚姻即使硬被父皇撮合成,她会幸福吗?

   以前,她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婚姻是什么。现在,她很清楚了,那个人心里必须有她……

   “想什么呢?这么专注?”顾夜吃饱了,见琳琅公主盯着烤肉的铁盘,思绪早不知道跑哪去了,随口问了句。

   琳琅公主抬眸看了她一眼,忍不住问道:“小神医,如果你现在没有嫁人,会不会因为那人样貌好,位高权重而嫁给他?”

   凌绝尘抬眸不爽地看了她一眼,这话什么意思?当他这个小神医的夫君是死的?

   顾夜呵呵笑道:“样貌好?有多好?比我家王爷还好看吗?那样的话,我考虑几秒钟……嘶,你干嘛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