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这时候,一众高手之中,一名穿着白色西服的老者,走了出来,手中拄着拐杖,被众人为在中间,看着不远处,被五尊真灵围在了中间的张天逸,眉头微微皱起。

   他的修为不高,应该是神师初期左右,但眼中的锋芒,还有全身上下那种仿佛可以掌控一切的气度,却是让周围的不少造化级别高手,无都无法匹敌。

   “这就是那个华夏的中医高手?怎的如此年轻……”

   老者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

   “华夏果然是人才辈出啊,要不是这么多年,我们想尽办法打压,更是暗中诛杀了数目不少的存在,只怕是世界的医疗格局,远远不是现在这般模样!”

   “越是年轻,就越是有压制的必要,速战速决,不要引起纠纷,更不好留下线索。”

   “不管他是什么来头,也不管他是什么身份,现在是什么实力,只要事情办得干净,一切都不会与咱们有关。”

   这老者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又多看了张天逸两眼,似乎对张天逸还颇为在意的样子。

   言罢,他就准备,转身离开了。

   显然,这样的事情,他们也并非是第一次做的样子。

   为了维护那些西医药巨头的利益,任何敢要威胁巨头地位的存在,都会遭到他们,无情的掩杀。

   不过,就在老者即将转身的一瞬间,一个声音,却是悠悠然的传了过来。

   樱花少女笑颜迷人照

   “呵呵,看来,应该是股沟公司的人了。”

   “还有们,股沟公司的走狗,还真是不少啊,们要是不聚在一起,我还真不好找们。”

   “凌波,将这些人看好,不能逃走。”

   随着这个声音,众人目光纷纷一愣,这才看到了,开口之人,竟然是此刻,正被围在五尊阵灵中央的张天逸。

   似乎五尊阵灵的存在,依旧还是没有让他,有丝毫担忧的样子。

   白色西府老者眉头微微一皱,对于张天逸到了此时,竟然能分心说话,显然是有几分惊讶的样子。

   当然,更加惊讶的是,在张天逸的话音落下的瞬间,一股强大的气场,瞬间笼罩而来,将这一行十余人,全部笼罩。

   尤其是这名西服老者 ,更是这股气场,重点照顾的对象。

   而下一刻,他们所有人的脸色,就是同时一百,然后纷纷张口,吐出了鲜血,一个个的,精神萎靡了起来。

   修为越高之人,似乎这种突然出现的情况,就越是严重的样子。

   “看好了,这些人都是股沟公司,草菅人命的证据!”

   “我还等着,用他们,去找股沟公司算账呢。”

   张天逸的声音,再度传来,随后,冲天的剑芒,又一次,开始了绽放,远远的就可以看见,那耀目的犀利光辉,仿佛正在搅动银河。

   轰轰轰,轰鸣回荡之中,张天逸,同五尊阵灵,战斗在了一起!

   “放心好了,这些老东西,除非是死,否则,一个都跑不了。”

   凌波的身影,从虚空之中踏步而出,身上的麦当劳制服套装,似乎随时都可能爆裂开来。

   银发男子等人,立刻一个个露出了惊容,他们思前想后,根本就想不明白,自己现在的伤势,到底是如何出现,尤其是体内的修为,竟然仿佛已经崩溃,根本就无法,调转丝毫。

   不过那白色西服老者,却是在最初的惊讶之后,反倒是镇静了起来。

   “华夏的年轻人,想要留下我们,先得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说。”

   他站在原地,一脸淡然的说道,似乎根本就将眼前的危险,放在心上。

   就连凌波,都被他的这种态度,给弄的有些莫名奇妙。

   难道这阵法之中,还有什么特殊之处?

   远处的张天逸同样是眉头一皱,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镇定。

   “是吗,那就等着!”

   他冷冷一哼,手中的长剑,瞬间璀璨起来,无法形容的剑意,瞬间从四周急速回荡开去。

   噌噌噌,这一瞬间,他周围方圆百米之地,全部都有精细的荧光闪烁,如同丝絮一般不断汇聚,眨眼之间,这些丝絮,就化作了无数柄晶莹的剑芒。

   仿佛此刻,他的周围,成为了,一片剑芒之海!

   轰隆!

   就在这同时,那已经只剩下三米的金甲阵灵,猛得一个转身,手中长枪又一次汇聚而出的同时,他那没有五官的脸上,一道裂缝裂开,如同大口一般张开,猛的一吸之下,四周的天地元气,都以恐怖的速度,聚拢而来,让它的身躯,竟然又重新恢复了一些!

   轰隆!

   而在另外三个方向上,石头阵灵,树人阵灵,还有那诡异的水浪阵灵,纷纷挥舞各自手中的神兵,直奔张天逸冲杀而来。

   惊人的威压,以张天逸为中心,疯狂暴涨,如同空气,正在被无穷的挤压,随时随地,都可能坍塌!

   刺啦!

   那头火焰阵灵,更是双翅一震,冲天而起,身体急速一旋,无数的火雨顿时疯狂降临,如同是骄阳,从天际之中,强行跌落。

   “华夏的年轻人,五元阵法,无形汇聚,就是天罗地网,任如何强悍,在没有拥有26级实力,也就是们华夏所谓的生死玄境的实力之前,不可能逃脱!”

   “以为故意让她隐匿,然后对我们出手,我们就没有准备吗?放心,死之后,她,很快就会来陪!”

   “股沟公司要杀之人,除非躲进洞天福地之中,否则,必死!”

   白色西服老者的神色,更加的淡然起来,站在原地,保持这自己上位者的风度,丝毫没有因为周围其他人的受伤,有任何的惊慌。

   反倒是将目光,在凌波的身上,不断扫动,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惊人有趣之处。

   “是吗?”

   “这句话有很多人说过,他们说我张无忌必死,但到了最后,我依旧还是好好活着。”

   “这一次,我想,也不会例外。”

   张天逸淡然一笑,手中玄冰长剑轻轻抬起,周围的剑芒之海中,剑气立刻仿佛受到了遥控的无人机,同时猛的颤抖,冲天而起。

   张天逸的灵识,此刻释放到了极致,驾驭着这些剑芒,凝聚成为了一片耀目的剑气之云,然后,轰然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