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确实,仙域这些年来,不但是体修功法大量失传几乎不见,修炼灵魂的功法更是少之又少,几乎绝迹。

至于为什么会如此,王欢不大清楚,只是隐隐的感觉可能与府君有关。

“那么,我现在就去附身到鲍荧镶身上,然后以其性命相威胁,让龙山关放咱们太平军逃走?那个鲍荧镶能就范吗?”

王欢道:“不确定,不然还说什么赌命呢?如果他像是杀戮关的张自风那样,那么我今天就死定了,不过我想不会,毕竟这样一位面临危局不战而降的将军,很难想象他能有什么骨气可言。”

“疯子……”幽冥猫叹息一声:“也罢,既然是都到了这份儿上了,那么再多说什么也是没用,我就陪你发一回疯好了,那,我去鲍荧镶那边了。”

幽冥猫的声音消失不见,王欢这才开始仔细的打量这龙山关的内部。

和第一关杀戮关大是不同,杀戮关的主要防御力量都集中在城墙位置,外线坚固。

而这龙山关外线看着倒是一般,而内部却着实是固若金汤一般。

关城内有着数不清的能够容纳士兵藏身的暗堡。

道路也刻意修建的十分狭小紧凑,为的就是不叫大军轻易展开。

难怪圣女关的骑兵在这里吃了大亏。

正是因为这样的布置,导致圣女关骑兵在这龙山关内根本施展不开,也无法驰骋。

白嫩如玉网球美女图片

只能像是进了瓮中的王八一样任凭别人随便宰割。

如果说杀戮关像是一堵不破的坚固墙壁,那么这龙山关就狡猾的像是一个张开嘴巴请君入瓮的猪笼草。

它欢迎外敌的入侵,但是一旦进入其中,那就是入侵者的末日时刻。

“看来这边城十二关,关关不同,如此布置,应该是和守将的性子有关?”

王欢一面看一面琢磨,焦英天这家伙现在就在前面给他带路。

这小子已经被王欢喂下了剧毒的丹药,只要他敢出卖自己,那么第一时间就能让他来个爆体而亡。

连元神逃逸的机会那都不会有。

所以现在这位龙山关统领额头上满满的都是冷汗,表情也颇有些僵硬的样子。

“哦?这位可就是镇守杀戮关的王统领?”

正在王欢观察周围的时候,一个颇为豪迈的声音响起。

王欢寻声望去,就见一个身披重甲,生有一颗锃光瓦亮大光头的大汉,正大笑朝他们这边走过来。

而幽冥猫这会则正以幽灵形态趴在大汉的肩膀上面。

这人身边还跟随有十几名封王级修士,更是有数百盔明甲亮的强悍亲卫在身边保护。

显然,这一位那就是龙山关的最高将领,将军鲍荧镶了。

这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人不可貌相。

杀戮关的张自风看上去倒是颇为斯文的样子,但却是个宁死不屈的血性汉子。

而这位貌似豪迈的龙山关鲍荧镶,反而是个怕死小人。

王欢心里琢磨,面上不动声色,对着鲍荧镶一抱拳:“杀戮关统领,王欢,见过鲍将军。”

“哎,王统领不必多礼,以后我们也是同生共死的兄弟了。”鲍荧镶嘴巴上哈哈笑的豪迈,人却是不肯再靠近王欢了。

王欢的实力如何,他已经从徐彻等人的口中听说过。

知道这是一个能够以一敌二对抗两名劫窟尊级修士,而且还获胜的狠角色。

鲍荧镶虽然是听徐彻等人说王欢有伤在身,但是也还是不敢冒险靠近如此危险的角色。

只将自己置身于数百亲卫和多名龙山统领的护卫之中。

鲍荧镶上上下下的将王欢仔细打量一遍。

见他声音虚弱中气不足,面色也颇苍白,脚步虚浮,身体上的真源气息波动紊乱,登时就稍稍的放下点心来。

看来这位王统领伤的确实不轻,如今还没恢复。

其实想想也是,以一人敌两名尊级强者,不受伤那才是见鬼了吧?

想到这里,鲍荧镶对于王欢的防备心也就小了不少。

任凭你再怎么厉害,如今也是掉鳞的蛟龙没牙的老虎,怕个什么?

“王统领,不知道你麾下的太平军,为何抗命,竟然不肯入城?”鲍荧镶不再忌惮王欢,这说话的语气可就有点不善了。

带上了一丝上官对下属的斥责味道。

王欢连忙抱拳,假装惶恐道:“我太平军并非边军,军纪方面这个……恩,呵呵,所以王某生怕太平军忽然入城,会导致和贵部的一些不必要冲突,所以暂时留在城外进行整顿。”

“哦……”鲍荧镶微微点头。

王欢这么说他到不怀疑。

仙域那是个什么地方?内都不休的所在。

宗门之间的争斗动辄都是要屠宗灭门的。

烧杀抢掠,那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所以边军一直都不大看得起从仙域来的援军们,认为他们根本就不算是真正的军人。

于是王欢如今说自己太平军军纪不成,那听在鲍荧镶的耳中自然是觉得理所当然。

鲍荧镶点点头道:“王统领多虑了,还是快快招呼贵部入城吧,天知道劫窟大军什么时候就要杀将过来了。”

王欢点头:“既然鲍将军开口,王某敢不从命?我这便……哎?对了,徐将军他们人呢?”

听王欢忽然转移了话题,鲍荧镶的面孔也是微微的扭曲了一下。

随即展颜一笑:“徐将军他们连翻血战,又是长途奔波,实在是劳顿的很了,如今正在关城内休整,你也快快召唤你的队伍进来,这才好一起休息。”

哦……

赌命赌对了。

王欢听见鲍荧镶如此说法,忍不住心中暗喜。

这个鲍荧镶果然是贪生怕死之辈。

不然的话,他人都进入关城内了,就算是不杀他,鲍荧镶也该命人将自己拿下威胁太平军了。

而现在他人就站在自己面前,明明有着天大优势,但还是和自己装模作样虚与委蛇,可见此人生性太过小心谨慎。

像他这样的人,肯定是不会为了达到目的而把自己的性命赌上的。

王欢敢赌,他鲍荧镶不敢,这就是他们二人间决定性的差距和胜负手……